tm体育:鐘南山:要相信實踐 權威說的不一定對

鐘南山 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,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,成為改革開放杰出貢獻百人之一。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

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解放思想、實事求是曾支持他在抗擊非典時敢于突破“權威”

新京報訊 (記者王?。?003年,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——非典爆發,鐘南山不顧生命危險,奔赴疫區,并在全世界率先探索出了一套富有明顯療效的防治經驗,被譽為“抗擊非典的英雄”。

鐘南山的名字從那時起,與公共衛生事業緊密聯系在一起。每一次公共健康受到挑戰時,鐘南山都扮演著公共發言人的角色?!骯參郎錄碧逑到ㄉ璧鬧匾貧摺筆嵌災幽仙降內故?。12月18日,鐘南山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,成為改革開放杰出貢獻百人之一。

昨天,鐘南山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憶改革開放40年,他認為,改革開放的解放思想、實事求是思想,是他做研究和工作的指南,也曾支持他在非典抗擊戰中敢于突破“權威”,堅持實踐。

非典無經驗可循 相信實踐最重要

2002年12月21日,鐘南山依舊清晰記得這個時間。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的一位患者,狀況很特殊,此前都沒有類似的病例?!罷馕換頰叩昧瞬∫院?,幾天肺都壞了,并且跟患者一起吃飯的人也病了?!?/p>

鐘南山通過六七個病人的實踐,摸索出治療和康復的辦法,后來總結出了“三早三合理”的經驗。

“非典出現前都沒有相關經驗,只能通過自己不斷實踐總結?!敝幽仙剿?,“可以這么說,如果按照‘兩個凡是’,非典還要死更多人,我自己有親身體會,感受還很深刻?!?/p>

“這是書上沒有的,需要自己實踐自己摸索。盡管我們不知道病源,根據幾十年臨床實踐經驗,我們知道如何使得病人從心臟、腎臟、肺臟一步步度過最困難的時期,總結出來這套經驗在全國推廣,而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實踐?!?/p>

自己能堅持解放思想、不斷實踐的原因,鐘南山表示,是1978年關于真理問題標準的大討論讓他有了行動指南。

曾有部門要求我們糾正“錯誤”看法

非典之勢,開始在全國蔓延。

“2003年1月28日,有關權威部門到廣州,要求我們糾正錯誤的看法,提出這次(疫情)病原是衣原體?!敝幽仙交匾?。

“我們很奇怪,衣原體很好治,不可能這么難治,治療以后好得快,不會傳染那么快,所以我就不太同意。后來我們堅持自己的觀點,挽救了很多病人生命?!?/p>

盡管鐘南山用簡短的話回憶了那段經歷,但此前據媒體報道,在整個過程中,鐘南山多次“堅持己見”,還曾在父親墳前站了很久,下定決心說真話。

2003年4月12日,鐘南山牽頭的聯合攻關組宣布,冠狀病毒的一個變種可能是非典型肺炎的真正原因。4天后,這一結果得到世界衛生組織正式確認。

對于這份堅持,鐘南山稱,對待新情況要很認真,也要相信自己的實踐?!澳闋齙氖導行?,就要相信,為什么非要去看書呢。書上不一定有,權威說的也不一定對?!?/p>

年輕人要有要求,更要有追求

鐘南山今年已經82歲了,但依然身形挺拔,聲音洪亮,頭發還是烏黑的狀態?!拔蟻衷諢乖諞幌?,還在查房、會診、科研、帶研究生,我覺得我還能干?!敝幽仙叫Τ?,并希望年輕人一定要多鍛煉。

對于年輕人,他特別強調要有新的精神面貌,“有理想,更要有夢想,有要求,更要有追求,要有志氣,但更要爭氣,年輕人要有熱情,更重要的要有激情?!?/p>

談到自己的“夢想”,鐘南山告訴記者,與國外合伙人一起做的一個抗癌藥,已經干了26年,一定要干出來;還有就是建設亞洲最大的心肺呼吸研究中心,包括對疑難病癥的科研、培訓、治療,打造一個產學研中心。

■ 對話

“再過五年治霾會有很大進步”

新京報:改革開放40年,哪些變化對你影響比較大?

鐘南山:改革開放的思想,有意無意都是我自己在研究工作、醫療工作中的座右銘,比如非典防控,就是解放思想、實事求是的體現。非典出現前都沒有相關經驗,只能通過自己不斷實踐總結。

我們通過六七個病人的治療實踐,心里有了數,知道怎么治療、怎么維護、怎么恢復健康,“實事求是”給了我們方向,看到的是效果,而不是相信權威。

還有2013年3月份,我在全國兩會期間搜集資料,提出要特別重視霧霾問題,并且要求霧霾情況在全國要公開透明。要求公開透明就是想讓公眾知曉情況,共同努力克服困難。

當時我講霧霾的危害比非典嚴重得多,受到了一些批評。

但現在看,霧霾對一些慢性病都造成了影響。好在這五年,國家做了全國性動員,取得了很大成果。比起英國、美國花二三十年解決霧霾問題,我完全相信我們再過五年,會有很大進步。

醫療改革要思考怎么走中國自己的路

新京報:怎么評價這些年公共衛生管理體系的發展?

鐘南山:公共衛生管理體系的建設,15年來取得了進步,經受住了考驗。

一方面建立了全國廣泛的檢測點防護體系,可以及時發現問題;另一方面,科研體系比較強,可以對一些病做出預防。

非典病毒的治療差不多花了兩個月,付出了一定的代價,后來發現H1N1,二十幾天就發現了,國外進來的病毒,像重癥急性呼吸綜合征、H5N6等發現得更快,第二天就可以鑒定出來,能及時采取措施。

沒有改革開放的指導思想,我想是不可能的。

在醫學研究的規律里,我們跟國外在體制、方法技術上有不同,我們這邊病原特別多、經驗很多,我們走的路不見得跟國外一樣。國外是從基礎研究到臨床,我們可以先從臨床的經驗尋癥,再回到基礎研究。

所以,不僅在經濟體制,在醫療改革、科技體制方面,也要思考怎么走中國自己的路,只有這樣,才能像改革開放一樣,40年走完西方國家100年才走過的路。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到。

基層公共衛生應急體制仍需改進

新京報:你認為公共衛生的應急管理體制以后應怎么改進?

鐘南山:一方面,基層推廣還不夠。很多突發性疾病都是在基層發現的,比如H5N1、H5N6等,所以基層的檢測還有很大改進的地方。

還有就是我們對突發的病需要預防,怎么預防,最好的方法就是疫苗。

中國現在對疫苗一是缺乏供應,二是缺乏認識。國外疫苗接種率,在老人和孩子間有六七成,在中國只有2%。這都是需要努力的地方。

新京報:最近長生疫苗事件備受關注,對此你怎么看?

鐘南山:疫苗是起預防作用,人接種后要有作用。對疫苗管理進行整頓是必要的,因為我們最需要的是預防,需要它是有效的。發現問題后,能及時改,還是好的。

加載更多>>
責任編輯:冷媚
專題 更多>>